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河南官场买官者信息不公开?媒体:能说多少请说多少

2019-12-29 点击:718

(原标题:请尽可能多说)

何光伟,前媒体人,最近在他的家乡河南省信阳市公安局出庭。

事件的原因是信阳市公安局原局长李长根受贿的判决。 今年4月突然在网上流传的这一判决显示,李长根已经筹集了630多万元。行贿者包括近30名官员、政治委员和当地公安系统的队长。 寄钱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升职,就像网上公布的许多判决一样,这些行贿者的名字大多写为“李某”、“牟阳”和“张某”

何光伟比较了事实:他搜索发现大部分“某某”仍然在职,于是他向信阳市公安局递交了几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被告知“行贿者的姓名、处理结果和留任的法律依据”

申请被驳回,他起诉信阳公安局。 后者在诉状中“叫屈”,认为买方的姓名和处理结果是判决中反映的信息,而不是该局在履行行政职能过程中产生或获得的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

在回应媒体时,信阳市委宣传部部长表示,30多名行贿者中,有些人受到了警告和降职,有些人从真实岗位被调到虚拟岗位,有些人受到了宽大处理。

今年4月,第一次修订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刚刚在李长根判决流通网发布前后。 新法的亮点在于它包括“公开是规范,不公开是例外”。至于哪个例外是“不公开”,《条例》明确包括“依法确定为国家秘密的政府信息”

但是,当申请公开的信息包含不应当公开的内容时,无论是旧的还是新的《条例》,实际上都存在一个缺口,即“如果信息可以区别对待,行政机关应当向申请人提供可以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

老实说,何光伟的“试题”没有很高的答案门槛。 他问了他的名字,判决已经宣布了行贿者的名字和他当时的职位。一旦他搜索了互联网,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你再搜索一遍全名,现在的大部分工作都会出来,和判决中宣布的“购买”工作相比,你几乎可以得到处理结果。 何光伟也坦率地承认,他无法在网上找到目前只有4个人的工作。 请问,根据公共资源,我们可以整合各种信息。《条例》说有什么地方可以“区别对待”吗?

然而,公民有能力找到一般的答案,并且不能代替政府发布信息。 毕竟,并非所有人都有良好的检索技能,公民也不像政府那样全面和权威。 另一方面,这件事关系到公共权力的分配和政治生态,已经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关注。政府确实有需要考虑是否在容许的范围内回应民意。

与“只处理它”相比,以“处理它时告诉你”的态度更容易获得高分 权力来自人民,权力的使用应该受到监督。这是最基本的政治伦理。 不要认为有些公民的提问是没有必要的。首先,社会不可避免地会有热衷于质疑的公民。这是一条不可逃脱的法律。其次,如果不这样说,必然会导致外界的疯狂猜测,这不仅不利于干部的个人成长,还会增加社会治理的成本。第三,宣传也是贿赂的亮剑,是对潜在违法犯罪行为的警告。

当然,披露姓名和处理结果的根本目的不是让任何人厌恶,也不是惩罚,而是保护以公民为导向的知情权,然后是监督权,这样人们就可以根据充分的事实提出一些真正的问题。 例如,获得宽大处理的官员真的没有其他人那么严肃吗?一些官员通过行贿寻求晋升,行贿金额超过了申报标准。为什么他们不被认为涉嫌贿赂等等 当公民有疑问时,政府可以畅所欲言。在这样的良性互动中,社会可以更快地形成共识,并逐渐变得更健康、更成熟。

从程序法的角度来看,李长根案是公开审判。行贿者在本案中的证词已经在法庭上进行了交叉质证,观众可以完全知晓。 基于此,这30多人的身份默认已经公开。

一个证据是该案的网上判决实际上列出了行贿者的全名。 他被淹没在这么多“某某人”之中,很少有人注意到他。

唯一的真名是承包信阳公安局办公楼项目的商人。 为了顺利收回项目款项,他送给李长根一对瑞士美联社品牌情侣手表,价值超过27万元。 的确,对有些人来说,他的地位和要求并不尖锐,可能不够公开,不足以“解渴”,但我们不妨真诚地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满意的开端。

但与此同时,我们应该记住一句老话“不要受匮乏之苦,而要受不平等之苦”,并特别注意避免一些网民误解“官员可以匿名,非官员只能使用真实姓名” 这种误解不符合事实,会加剧社会撕裂。这是最坏的结果。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杜硕_NB

黑龙江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lyzhseo.com 技术支持:黑龙江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