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汤臣栋:对抗物种入侵 守护崇明东滩候鸟乐园

2019-12-19 点击:1376

照片说明:汤臣东(中)与同事在临时海滩管理站合影(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照片说明:汤臣东(中)在海滩进行了实地调查

dongfang.com记者9月21日报道,汤臣东的微信用户被称为“吹笛者”,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野生鸟类。 每年迁徙季节,崇明东滩湿地都会成群出现大量的滨鸟,被称为东滩的“老相识”。

崇明东滩作为长江口最大、最发达的河口滩涂湿地,是候鸟的重要“中转站”,也是亚太地区水禽的重要越冬场所。 与迁徙途中在此短暂停留的滨鸟不同,上海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党支部书记兼管理办公室主任唐陈侗扎根东滩16年,全心全意守护着这个远离城市喧嚣的净土“候鸟天堂”。

早在1999年,刚刚走出大学大门的唐陈侗就成为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第一个正在筹建中的员工。 那时,东海滩处于荒芜状态。由于长期缺乏管理,当地猎人偷猎野生鸟类十分猖獗。 根据“边管理边施工”的政策,汤森和他的同事一到东滩就立即开始与偷猎者竞争。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汤森和他的同事们通过夜间伏击、宣传、教育和推理最终结束了偷猎,保护区的建设也步入正轨 由于他们的努力,一群以前的偷猎者也已经变成了保护区的全职鸟类观察者。

比偷猎更困难的是互花米草的入侵和大规模扩张,互花米草是保护区的外来物种。 互花米草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由于其密集的秸秆和发达的地下根茎,它可以促进沉积物的快速沉积和淤积。因此,互花米草已被引入许多国家,包括中国,以保护海滩和堤防。

然而,互花米草的超繁殖对桃园湿地的本土物种构成了严重威胁。 互花米草开花,这意味着作为候鸟食物的水生植物的生存空受到极大挤压,候鸟来东滩过冬将不得不面临严重的“粮食危机”

2010年,汤森和他的团队获得中央湿地补贴基金的支持,在崇明东滩渔港实施互花米草生态控制和鸟类栖息地优化试点一期示范项目 作为项目领导小组的组长,他经常和项目组长一起去海滩现场检查围堰施工、互花米草扦插、芦苇种植进度和水质趋势,并组织几次小组工作会议,就项目推进过程中的技术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

由于团队的共同努力,互花米草生态控制实验项目第一阶段如期完成。优化后的渔港面积相对封闭,环境1000亩,水位可控,成功控制了项目实施区互花米草的生长和扩展。 通过监测和调查,该地区记录了多只水禽,隶属于9科6目38种。它已成为夏季候鸟的繁殖和筑巢地,也是鸟类如滨鸟、鹅、鸭和苍鹭越冬的重要栖息地。互花米草生态治理“围封、采伐、洪水、晒干、物种和调整”的“六字方针”已经成功实施,充分验证了互花米草治理方案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目前互花米草生态管理二期和三期示范工程已经基本完成,积累了更多的管理经验,为鸟类提供了更好的栖息地,为大力推进互花米草生态管理和鸟类栖息地优化工程,恢复东滩湿地生态系统和生态环境奠定了坚实的科学基础

2012年底,在汤森的充分参与和积极推动下,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互花米草生态控制和鸟类栖息地优化项目从规划到审批“历经八年三年搁置” 该项目投资10.3亿元,治理面积约24平方公里,在中国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借鉴。

生态修复工程的主要项目是修建堤防和涵洞,属于水利工程的范畴。 唐陈侗出生于生物系,无疑是一个“门外汉” 为了更好地掌握施工进度,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工程中,白天去施工现场视察施工现场,并多次告诉项目负责人和现场施工人员要注意工程质量和人员安全;晚上,我拿着设计图一遍又一遍地研究,想着解决主要的问题,比如沙源。每周定期组织总部会议,研究和解决项目进度差、质量控制不严等问题。

作为保护区的“最高领导人”,董镇民为生态修复工程付出了很大努力,加班加点和巨大的压力最终战胜了他。 2014年7月,汤臣东因自主神经功能障碍被送往医院 但即使在住院期间,他仍然跟踪工作的进展,并在几天的休养后匆忙返回工作岗位。

由于汤森大厦的辛勤工作,生态修复工程目前正在稳步进行。 回顾过去16年,汤森一直站在野生动物保护和自然保护区管理的前沿。 他说坚持它是出于对自然的热爱。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保护这一珍贵的自然资源,保护东海海岸的“候鸟天堂”。

黑龙江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lyzhseo.com 技术支持:黑龙江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