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传统曲艺“昨夜雨”,如何浇开“今日花”?

2019-09-11 点击:643

传统民间艺术“昨晚下雨”,如何倒“今日花”

[在智囊团中思考]

这位客人

吴文科,中国美术学院曲艺研究所所长,中国曲艺协会副主席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任,副主编张祥林

着名的讲故事表演艺术家刘兰芳

着名的讲故事表演艺术家连丽茹

编者注:

景云鼓,扬州清渠,山东快车,凤阳花鼓.曲艺是中华民族独特的说唱艺术。它具有悠久的历史,独特的魅力和深厚的群众基础。最近,文化旅游部推出了《曲艺传承发展计划》,专门用于开发曲艺非物质文化遗产。《曲艺传承发展计划》为曲艺的发展带来了哪些政策支持?我曾经在茶馆酒窖和街角看到的民间艺术表演现状如何?如何让年轻一代接受艺术并热爱艺术?针对这些问题,光明日报和光明网举办了“传承中国文化,增强文化自信”座谈会,并邀请学者和业界代表齐聚一堂,共同探讨艺术的继承与发展。本期采访了一些参与的专家,并向您介绍其他专家的感受和建议。

“音乐在雨中,书在盛开”

光明图书馆:曲艺是中国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中国人民长期享受的艺术形式。最近,文化旅游部开发了《曲艺传承发展计划》(以下简称《计划》)。读完后感觉如何?《计划》有哪些亮点?

吴文科:《计划》有几个特点:第一,它符合实际艺术。保护这一类型的活跃性主要基于人民的继承,以舞台上的表现为载体,以及引入由继承传承的新系列节目。《计划》中提到的内容捕获了问题的关键点。职业精神非常强烈。第二是澄清继承的路径。曲艺是一种“外表”,强调真实色彩的表现;与其他艺术形式“演示”相反,并强调人物表现。第三,特征非常清楚。它不仅注重本体的继承,而且注重生态保护;它不仅培养了传承者,而且培养了观众;它不仅强调创造良好的文化和舆论环境,而且注重艺术的文化,艺术和学术交流,从而建立良好的文化生态链。它体现了非遗产保护的整体原则和相关意识。

刘兰芳:看完《计划》之后,我想用“音乐在雨中,书中的花朵盛开”来形容这种情感。《计划》如果你可以降落,就像春雨一样滋润音乐坛,让音乐绽放。作为一个60年来一直是艺术迷的讲故事者,我对此感到非常高兴。例如,《计划》提议建立一个“非遗产艺术书店”,以探索建立一个曲艺电视书店,一个广播书店和一个网上书店;加强对曲艺类代表性项目的管理,记录和提高利用率;支持马杰读书会,胡集读书会等具体举措。我希望《计划》能够尽快落地,有效地促进各种形式书店的发展,使曲艺更好地传承下来,同时更好地扎根和服务于人们的生活。

常祥林:《计划》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第一份保障和准确政策的文件。它是曲艺的第一个特殊保护继承计划,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有效补充。如何将文件付诸实践,我有几点建议:第一,继承人应提高职业道德水平,确保项目继承不扭曲,不扭曲。其次,在舆论宣传中,进一步明确了项目的人物,名词和歌曲的基本常识,以避免张冠李岱的发生。第三,研究专家应保持对曲艺的尊重感,加强学术道德。他们不能做任何误导公众的事情。第四,应在责任,基金管理和法人变更方面实施非遗产保护单位。

2,留下来:为Qu Yi建立一个“身份档案”

Light Smart Library:您对《计划》中提到的“归档结构”有何了解?实际上,可以推荐哪些好的做法?

吴文科:对于曲艺的档案建设,实践主要包括:梳理特定歌曲的发展历史,即“培养家谱”;录制特定歌曲的艺术构成,即“剩余基因”;探索保留特定歌曲内涵的具体特征,即“传球技巧”等。

结合当今时代和技术条件的特点,开展多媒体,数字采集,记录和保存文本,图片,音频和视频以保护对象,即特定人群,是可行和必要的,事物,事物和艺术。实践。多媒体的现代记录和存储,数字文档存档数据库的建设,计算机网站或手机的网络发布,传播和利用,应该是新时代“保护”工作的特点和体现。

连立如:近年来,我一直致力于推动讲故事的挖掘、传承和发展,保留了大量的影像、录音和文字,整理出20多本书。希望今天的年轻人能保持这种状态,永远记得给曲艺留下一份“档案”。这样,就有了后人学习艺术的篇章。我建议你在出版一本音乐书,比如讲故事的时候,应该加一个二维码来记录相关的讲故事内容,这样读者就可以观看演出,加深理解。这种与时俱进的沟通方式,可以更好地给子孙后代带来美好的东西。

常祥林:很长一段时间,曲艺都有“问话学”的称号,这是大师的口头交流,是弟子们用心去理解和记忆的。这是因为在过去,由于曲艺前辈的文化水平、经济条件和社会环境,表演文本和生活资料很难保持完整。上个世纪以来,文化水平较高的艺术家越来越多,他们留下了部分表演剧本和口述历史。然而,许多已故的老前辈都发育不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只能通过口头叙述或报刊看到一些零碎的材料。由于“身份档案”没有建立,许多珍贵的历史人物和表演没有得到核实,学术研究的缺乏导致音乐学科的建立和建设明显滞后。

《计划》拟组织以非遗唱片为重点,以国家非代表性项目为重点的音乐艺术录制工作。对曲艺来说,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福音。通过这一举措,可以完整地记录文学艺术的生存状态,便于艺术管理和艺术欣赏,为文学艺术在创作和创新中的转型发展提供基础和依据。

刘兰芳:曲艺的档案信息管理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可靠的“身份档案”,则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错误的信息和混乱,而艺术的继承和发展将缺乏“真实性”的基础。这样,曲易可能会有破坏档案的危险,更不用说发扬光大了。例如,我会说,在《西厢记》中有一个讲故事,但是没有要检查的信息。我希望有关部门能集中精力做好古代故事书的出版工作,并记录我们用文字研究的书评内容。我今年75岁。我愿意保留我记忆中的所有东西,并写下古老的文字和歌曲。

3,传球:传球手必须握在手中接力棒

轻巧明智的图书馆:如果你将文学传承者与接力赛中的参赛者进行比较,那么他们可以运行多长时间,他们跑多久,跑多快,将是一个大学问题,不亚于改进他们的工艺。曲艺的发展是继承的。如何让代际阶段的人们碰巧,让艺术文化的艺术永远存在?

连丽茹:讲故事有自己的特点和传统。在我看来,“听众+茶馆+演员”被称为北京讲故事。如何传递这种形式的茶馆并成长对于艺术艺术来说非常重要。对我来说,带学徒的最好方法是听书中的书,在桌子上讲话,并在练习中锻炼。讲故事的艺术必须传承下来并发展得很好。它必须与时俱进。它必须有新技能,新想法,死书,新书和现代概念。采取新的“评论”。作为接班人,我们必须加强自己的学习,并承担继承和发展讲故事的责任。

刘兰芳:很难说好书,很难长期坚持下去。我开始正式谈论1961年,一天三小时,有时一年六小时,一年365天只休息超过10天,发烧,痢疾都要上台。如果你想说一本好书,首先,你必须努力学习“记忆”。你应该逐一背诵数万个单词和数十万个单词的评论,你也应该巧妙地记住诗歌和歌曲。如果你不记住它们,你将永远不会“陶瓷”。继承人首先要遭受这种苦难。我认为《计划》中的“扩展继承团队并提高继承能力”的引用非常令人鼓舞。我相信通过资金和项目的投入,我们可以培养一支骨干力量。此外,希望各电视台开展一些书评比赛,这是一种挖掘人才,培养人才,创造曲艺生态的方式。茶馆也可以在各种社区建立。政府为希望通过空间和机会谈论和聆听书籍的年轻人提供优惠条件。

张祥林:曲艺历史悠久,历史不长。从古至今,曲艺的传播方式已经从“放弃地 - 茶馆 - 进入花园 - 走向广播 - 走向电视 - 走向网络”演变而来。接受学徒和学徒的方式也各不相同,它使曲艺的生活不断变化。

《计划》中的“扩大继承权和提高继承能力”的提法表明,继承不再是个人的任意行为,不能继续保守的思维方式“给予一块金而不是一半春天的一句话“,这需要有计划和有计划地进入科学管理和保护的新阶段。《计划》强调“支持各级代表继承人履行继承义务,培养继任人才,建立学徒名单备案和更新制度”,表明继承工作朝着开放的趋势发展。这些措施也可以理解为现代社会文明在推动曲艺,曲艺的传播,继承应该更大胆,更快的步伐。

杨:与时俱进,新时尚,不变形

明智的图书馆:即使它是一个古老的古董,它可以通过摇晃灰尘重新焕发活力。你如何看待对待艺术的方式,“摇晃”?如何使古老的民间艺术有新的,不变形,跟上时代的节拍,以古人的规则开辟生活方式?

吴文科:处理继承与创新的关系是曲艺继承的重要因素。我们说继承是基础,创新是关键。然而,现实中存在许多未能解决这种关系的问题。将“改革”转变为“转移”,将“创新”转变为“创伤”,“创新”和“革命”,成为所谓的“发展与创新”;戏剧化,歌舞,杂耍不少。根本原因是因为对传统的研究和理解不到位,我不了解自己的优势,我不知道创新和创新。

曲艺的创新主要依赖于项目作品的创新及其思想内容,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形式技能的创新。离开思想内容创新,新的形式和技能将失去价值和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讲,第一项任务是继承自己的传统,掌握正确的创新之路。水土多,基础深厚。 “老树”可以产生豆芽和深根。

常祥林:我最近参加过一个剧团。大多数节目是“杨二郎”和“王二姐”。这使得观众容易形成错误的判断并感受到艺术与当代生活之间的分离感。这种理解对非遗传继承和发展不利。为了振兴“古老的古董”,必须融入当代生活,引进伟大时代的杰出作品。一些学者将这一类型的作品分为三类:一类是真实的和原始的传统歌曲;另一种是将传统内容从今天的现实中适当转化;第三是原创作品。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来看,音乐和艺术的创作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它介于文学和歌剧之间。它对文学水平和歌剧水平有很高的要求。如果你想要开展一项好工作,你必须培养和挖掘两者。文艺人才素质;从物质的角度看,中华民族拥有数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资源,在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时代也有着伟大的实践和丰富的成果。创作者必须保持对艺术的敬畏,尊重传统,并进行创新。

连丽茹:作为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讲故事是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好方法,也是我们传播中国声音的重要途径。我听说有些来自国外的人过去常常飞往北京听讲故事。一些外国学生在麦当劳工作赚钱听讲故事。这让人们看到了新时代讲故事的独特魅力。曲艺必须与时俱进,其生命力在于“天然气”,与观众充分互动,根据现实生活和时代发展创造新的精彩节目,培养良好的音乐艺术。

项目团队: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晓,王美英,张玉玲,王思敏,蒋新军,王佳

http://www.whgcjx.com/bdskMF75

黑龙江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lyzhseo.com 技术支持:黑龙江门户网 | 网站地图